据统计,陈华在任职期间收受他人财物累计5万余元。“在检察官的教育下,我才知道自己收‘渣渣钱’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,构成受贿罪。”陈华就这样不知不觉被自己的麻痹心理送进了高墙之内。

陆路堵截毒品的重任就落在纳塔吉等人身上,他告诉记者,格班丹检查站由军队、边境警察、地方政府治安人员共同值守,24小时值班,每月都能查到贩运毒品案件十几起,最多的一次截获4万粒摇头丸。但他们知道,通过检查站贩运的毒品只占极少部分,“金三角”大部分毒品都是通过人背马驮,避开交通干线和支线上的检查站,在边境村庄集中后,通过车辆大批运往内地,然后进入曼谷等中心地区。还有的是通过边境相连的山林贩运到周边国家,真实数量实在难以估计。